<b id="dgntl"><rt id="dgntl"></rt></b>
    <dl id="dgntl"></dl>

    1. <code id="dgntl"></code>
        • 掃碼,關注微信

        • 掃碼,關注微博

        • 掃碼,加QQ群

        010-60957585
        首頁 > 初中輔導 > 中考 > 新聞資訊 > 江蘇 >

        家長or手機,孩子們會選誰陪?請放下手機陪伴孩子

        2019-08-05 14:09:17 來源:中國婦女報

        ● 約1/5受訪學生接觸過色情暴力信息,逾1/10受訪學生遭受過網絡欺凌,網絡小說成為重災區。

        ● 主流手機游戲都已上線未成年人保護機制,但游戲周邊App卻存在監管不嚴的情況。

        ● 約四成的受訪家長不懂得如何引導孩子正確使用手機。

        ● 父母使用手機的時間越長,孩子使用手機進行學習的比例越低。

        “‘00后’用QQ不用微信”“‘00后’每天都在刷短視頻”“‘00后’只看二次元”……

        這是否也是你對“00后”的印象?你真的知道“00后”在用手機做什么嗎?他們在使用手機時面臨著怎樣的風險?什么可以明顯減少他們使用手機的時間?

        7月31日,南都大數據研究院發布了《未成年人移動互聯網使用現狀調研報告》(以下簡稱報告)。報告顯示,有21.25%的受訪學生表示曾在使用手機時遇到過色情或暴力信息;有12.47%的受訪學生曾遭受過網絡欺凌;46.18%的受訪學生曾經在手機應用上花過錢……

        對于在互聯網環境中成長起來的這代未成年人,手機對他們來說是一把“雙刃劍”,一方面,手機提供了便利的學習、咨詢和娛樂渠道;另一方面,手機上的不良信息可能會影響到他們的心理健康。

        如何讓孩子更好地利用手機?多位專家觀點不謀而合:家長科學的引導管理對孩子使用手機的用途影響顯著。

         1/5受訪學生接觸過色情暴力信息

        近年來,未成年人沉迷手機,在網絡上遭遇暴力色情等報道頻見報端,為弄清這些個例問題是否代表未成年人全貌,南都大數據研究院開啟了為期四個月的調研:在全國范圍內發起網絡問卷調查,樣本覆蓋28個省、自治區、直轄市;組織研究員赴河南、山東、福建、廣東、北京五省市進行田野調查與個案收集。

        報告結果中最受關注的,首先是互聯網帶給孩子的風險和危害:有21.25%的受訪學生表示曾在使用手機時遇到過色情或暴力信息。這其中,網絡小說成為重災區。

        “以‘死亡’‘殺人’‘恐怖’或另類情感為主題的暴力色情小說頻繁出現在一些網絡閱讀平臺上,且對未成年人完全開放。這是一個亟待關注的問題。”南都未成年人網絡保護研究中心主任娜迪婭在分析報告時指出。

        初二學生王偉(化名)平時喜歡看有暴力和刺激元素的網絡小說,比如“死亡游戲QQ群”等。他表示,自己在寒暑假閱讀大量網絡小說返校時,遇事總想動拳頭,在學校待一段時間后會好一些。

        調研發現,王偉提及的這一類型小說以主人公不斷殺人的細節描寫為主要內容,極度暴力和恐怖。而以“荷包閣”“筆趣閣”為代表的小說平臺上則包含著大量的色情信息。

        “這些網絡閱讀平臺由于關注度不高,所以均未設置‘未成年人保護模式’,未成年人輕易可以接觸到。”娜迪婭說。

        小型(化名)曾因游戲打輸了,就有人加QQ號罵他,讓他覺得很郁悶。調研發現,很多學生都曾在游戲語音中被罵過,或者看到過此類現象。

        初二學生李里(化名)曾經常打游戲“開黑”(指組團一起游戲),被朋友推薦使用一款“開黑”社交軟件“TT語音”,使用后發現里面有不少同齡人,并且自己在游戲“開黑”語音中被教授“撩妹技巧”。

        調研發現,在王者榮耀等知名游戲中,如果聊天中出現不文明用語,會被系統屏蔽。但游戲周邊類軟件情況則不容樂觀,比如,李里提到的“TT語音”,該軟件除了能快速找到“開黑”隊友外,用戶還可以開語音直播房間在線聊天。

        娜迪婭對此表示,目前主流的手機游戲都已上線了未成年人保護機制,但游戲周邊App,如組團游戲類、語音助手類、游戲視頻類軟件卻存在監管不嚴、自律欠佳的情況。

        家長科學的引導對孩子使用手機的用途影響顯著

        游戲一直是家長們控訴的主要內容。調研發現,有40.59%的未成年受訪者表示使用手機的主要用途為玩游戲,位居玩手機的主要用途中的第四。雖然游戲是孩子使用手機的主要用途之一,但并沒有家長和老師們認為的那樣嚴重:老師認為孩子使用手機的用途中,游戲排第一;家長則認為排第三。

        被稱為“互聯網原住民”的這代未成年人,學習和生活都是在智能手機的陪伴下展開的。手機帶給孩子們的利大還是弊大?對此,不同的群體態度不同。調查結果顯示,孩子自身對于手機對未成年人的影響持正面態度;家長的態度是好壞參半;老師則持較為負面的態度。

        但幾類群體的一個相同的態度是:家長在引導未成年人使用手機中扮演主要角色。調研深入分析發現,在家長對孩子使用手機的時間和方式作出管理和要求的情況下,孩子的手機應用內消費、遭遇網絡欺凌、遭遇色情、暴力信息等情況均有顯著減少。比如,在家長進行管理的情況下,未成年人遭遇網絡色情、暴力信息的概率會從36%降至18.5%。

        不過,有約四成的受訪家長表示不太懂得如何引導孩子正確使用手機。

        家長管理孩子使用手機的方式一般有三種:設置密碼,規定使用時間段和有條件使用。調查顯示,這三種方式均有一定的效果。其中,有條件使用手機這一方式效果最為明顯,能將孩子使用手機學習的概率提高77%,規定使用時間段和設置密碼分別能將孩子使用手機學習的概率提高52.6%和39%。

        同時,家長的以身作則也十分重要。調查顯示,父母每天在家使用手機的時間越長,孩子使用手機進行學習的比例越低。

        “在調查中,當我們研究員問幾名父母經常不在身邊的初二學生:如果爸爸陪在身邊和每天能自由使用手機中選一個,你會怎么選?‘選擇爸爸陪在身邊’是他們的一致回答。”娜迪婭對此表示,“所以我們的感受是,能夠科學合理引導孩子使用手機的,可能并不是學歷最高或最懂互聯網的家長,而是能夠有更多時間陪伴孩子的家長。”

        應與孩子一起探索共同成長

        一系列觸動神經的調查發人深省,令人深思。

        “我們發現,公眾以往關心的都是互聯網對孩子的影響,卻很少考慮孩子們在想些什么、看些什么、做些什么。”南都首席數據官虞偉表示。

        全國政協副秘書長、新教育實驗發起人朱永新指出,自從現代學校制度誕生以來,人們開始把教育的權利從家庭讓渡給學校,但20世紀60年代美國著名的《科爾曼報告》研究發現,孩子們受到家庭和同伴的影響,遠遠超出了學校。

        另一方面,朱永新表示:“每當一種新技術誕生的時候,我們都會擔憂它對孩子的影響,但從電腦、手機、互聯網,每一代都是這么走過來的。”在朱永新看來,對于孩子使用手機,回避或者進行人為限制都不是好辦法,因為不允許未成年人用移動終端來學習是“不現實的”,甚至是“沒有意義的”。

        “怎樣讓孩子利用好上網這件事呢?我強調陪伴,也就是父母盡可能和孩子一起學習,他對什么問題感興趣你可以幫他一起去網上找答案,幫他一起探索,和他一起討論,這個時候就是教育的過程,也是共同成長的過程。”朱永新強調。

       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駐華代表處兒童保護項目官蘇文穎也認為,現在的孩子生活在一個布滿屏幕的世界里,這一點已毋庸置疑,“所以我們不能簡單地一禁了之,而是應該和孩子一起探索如何更好更安全地利用智能手機,讓技術助力孩子成長。”

        對于家長在管理中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問題,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副教授童小軍表示,有效解決“如何正確引導教育”這一問題的突破口在于“網絡素養教育”。她認為,應在社區里提供家庭親子教育和親子服務,為家長科學地引導未成年人上網提供需要的幫助;學校則應該開設專門的網絡素養課,并將這門課納入常規教育中。

        此外,加快未成年人網絡保護的立法工作,互聯網平臺應加大力度做好內容篩查,學校應與家長配合做好引導工作等,在報告中均有提及。當前,引導孩子正確使用手機已成為一個重要的社會痛點和難點,報告建議,政府和行業主管部門、企業、社會、學校和家長應攜手合作,共同為孩子營造出安全、健康的上網環境。

        相關閱讀

        活動專題

        回頂部
        骑兵快播影院